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仙魔长生图 > 第四十一章:铁云钢 二

第四十一章:铁云钢 二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铁云钢骑着乌云追风兽,咧着大嘴,正为自己火烧兵工坊的事迹而沾沾自喜。想起昨晚那火光冲天的场面,他心里十分痛快。“嗐!咱干嘛不把天威王府给点了呢,真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!”竟有些懊悔,觉得自己舍本逐末,拣粒芝麻丢个西瓜。
  朝阳下,浮生河在他身后金光璀璨,犹如流动的水晶。前方是一条蜿蜒向上的山路,路面干燥,尘烟在马蹄下升腾。铁云钢喝了一口早酒,算是为这一天开了个好头。
  翻过山坡,逐渐向下,浮生河慢慢消失在后方。前方道路逶迤伸入一片密林。林子不大,生长在一片峡谷之中。峡谷拢共十几丈宽,两面山岩高耸,犹如两道屏障,几乎完全将朝阳遮挡。
  铁云钢深吸一口气,撑了个懒腰,准备策马进林。这时,前方身影一闪,从树后转出一个人,挡住去路。
  铁云钢一怔,明白了,来找茬的。“小子,古人云‘好狗不挡道’!”
  这人二十五六的年纪,九尺挂零的身高,宽肩膀,窄腰身;脸挺白,有棱有角;两道利剑一般的眉毛,一双俊目里神光傲然;穿着一身天青色长衫,用料讲究,做工精细;两手扎着箭袖,腰上刹着狮蛮带,踏一双战靴。人长得跟穿得一样好,真真正正是个美男子,大帅哥!手里绰着杆一丈三尺长的大枪,枪苗子长有四尺,跟把利剑差不了多少,枪尖咬着一点寒星,在树荫下逼人侧目。“刀若奔云人如钢,想必阁下就是刀皇铁云钢吧!”
  “没错,我就是铁云钢,铁云钢就是我!”铁云钢洋洋洒洒,“怎么,你是打算劫道,还是打算请客吃饭?”
  小伙直截了当:“我来请阁下跟我回一趟天门府。”
  闻言,铁云钢把脑袋一晃,“回去?那可不成,我老铁日理万机,忙着呢!”言罢,两脚一夹马肚子,就要过去。
  小伙把手里大枪一横,冷笑道:“堂堂的刀皇铁云钢,当了纵火犯,拍拍屁股就跑路,传出去未免叫人笑话吧!”
  听到这里,铁云钢明白了,“原来你是云中虎的爪牙,那我更不能跟你回去了。”
  “阁下当真不跟我回去?”阴影中,小伙的面目冷若冰霜。
  “咱屁股底下有腿,胯下有马,两肩膀上顶个脑袋,干嘛非得听你的呢?”铁云钢浑劲上来了,“甭废话,动手吧你!”
  小伙儿眯着眼,纤薄的寒光犹如刀锋,“是吗,那我只好动手请了。“
  铁云钢高坐马鞍,以上视下,“来吧,早点打发你,咱好赶路!”接着,两片屁股一弹,噔一下,立时腾空而起,离了马鞍。
  乌云追风兽极通人性,铁云钢一离鞍,它便四蹄翻钵,一溜烟儿,跑进树林,自个儿寻草吃去了。
  “是不是觉得咱这招特飘洒?嘿嘿!告诉你,更飘洒的还在后面呢!”大手往脑袋后面一摸,铁云钢把棺材盖儿拔了出来,往肩上一扛,歪着大嘴,“别光看着我仰慕了,动手吧!”
  小伙面无表情,一抱拳,“得罪了!”脚尖一踢枪纂,大枪横躺,“突儿突儿”,抖出几朵碗大的枪花,一个弓步,身子如离弦之箭,眨眼之间,枪尖就逼到了铁云钢面前。
  铁云钢不躲不闪,瞅准时机,大手往胸前一拍,打偏了枪头。小伙连忙扳枪头,献枪纂,直取铁云钢右眼。
  他那枪纂,也就是枪屁股墩儿,乃是赤金打造,形状跟颗大钉子差不多,要给卯上,谁受得了。
  眼见枪纂扎来,铁云钢右肩头一抖,碑文斩往上迎住,把枪纂拨开。
  二人同时旋身,对上一掌,掌风相击,在两人之间陡然迸发一股惊人气浪。铁云钢向后退出三步,一跺左脚,方才稳稳站住。小伙子一连退出六七步,最后一挺腰板,稳住身形。
  “小子,功夫不赖嘛?”一伸手,铁云钢就知道遇上劲敌了,甚至超过当年给自己破了相的那位剑客。“你姓甚名谁,能报个号吗?”
  小伙儿挺着大枪,目光如炬,“云摩天!”
  铁云钢哈哈一乐,“原来是云中虎的宝贝儿子呀!难怪跟老子这么来劲!”
  这小伙儿正是天威王云中虎的儿子,云摩天,绰号“腾蛟”。人家可不是那些个拈轻怕重的公子哥,乃是名动江湖,位列龙虎榜上第五位的绝世高手!
  云摩天冷笑一声,将身法“蛟龙步”施展出来,眨眼到了铁云钢身侧,大枪一抖,直取铁云钢腰眼。
  铁云钢一旋身,想转到对方身后。孰料,云摩天这招乃是虚招,见铁云钢想躲,随即中途变招,大枪在掌中一转,好似怪蟒翻身,掉过头来,照旧朝铁云钢扎去。
  铁云钢背对树林,迈开大脚丫子,连连后退。仗着身高腿长,抢出一点空隙,就在枪尖将要扎上的瞬间,向后一弯腰,躲开了。他躲开了,身后那颗歪脖子树可没躲开,被四尺长的枪苗子扎了个透心凉。云摩天运上内力,一扭手腕,枪刃在树里一转,砰一声,树干当间炸裂,木屑乱飞。
  这时,铁云钢人还向后弯着腰,右手一抡,碑文斩刮着风就到了云摩天身侧。云摩天立即收枪,把枪杆子一竖,硬生生接了一招。但他兵刃分量太轻;跟碑文斩比起来;只有九十九斤重,碑文斩则是三四百斤的分量。两面一碰上,云摩天登时朝后倒飞出去。但他乃是绝世高手,身手自然没得说。只见他人在空中一扭腰眼,连番几个跟斗,最后双脚一蹬山壁,利用反弹之力,挺着大枪,飞身射来。
  铁云钢鲤鱼打挺站了起来,不等对方杀到,立马高举碑文斩,向前一记“力劈华山”。眨眼间,枪尖刀锋咬在一处。云摩天身在半空,无处着力,铁云钢脚下一使劲,貌似举着云摩天一般,将其向后倒逼。
  片刻之后,云摩天双脚踩住山壁,脚下有了借力之所,立即催动内力,想要将铁云钢顶一跟头。但铁云钢不仅内功深厚,同时仗着身大力不亏,愣给站住了。于是两人在此较上了气力。
  铁云钢的碑文斩像块棺材盖,挺厚实,分量也大。云摩天的长枪虽然不轻,但跟碑文斩比在一块儿就没法看了。两头一使劲,就见那枪杆一点点往下塌了腰,越塌,弯越大,最后枪尖一滑,噌一声,两人终于错开。
  嘭!一声巨响,碑文斩顺势劈在山壁上,乱石飞溅,登时在光秃秃的山壁上留下一道洼痕。另一边,云摩天手里那条大枪“噔儿”一弹,也恢复如初。
  这杆枪可不是寻常兵刃,乃是当世稀有的宝家伙,名叫“真龙胆”,用一种特殊的“五金”打制。四尺长的枪苗子吹毛断发,枪杆子韧性极强,百折不弯,寻常兵刃碰上就毁,可说是当世少有的神兵利器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