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点看书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零点看书 > 开局选择在大唐种田 > 第200章:粮食涨价,风雨欲来

第200章:粮食涨价,风雨欲来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什么任务?”秦祖来问道。
  
  卢十三说道:“我听说他去边境了,要在暗中盯着他国使臣出使我大唐,以免这些使臣暗中耍什么把戏。”
  
  忽然,秦祖来双眼猛的一睁。
  
  他看向卢十三,说道:“吐谷浑使臣?”
  
  卢十三有些错愕:“大人,您……您是怎么知道的?”
  
  “真的是吐谷浑使臣?”
  
  秦祖来叹了口气,随后便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。
  
  他开始不断的在地上踱着步,是了,外国使臣进入大唐境内,不仅要有明面上的将士跟随,暗中也一定有影卫盯着,这样才能确保万无一失。
  
  之前他就想过,将士死了,那其他盯着此事的人呢?
  
  他说道:“十三,你的兄弟,你知道大约什么时候死的吗?”
  
  “不到三个时辰。”卢十三说道。
  
  “天黑之后。”
  
  秦祖来眼眸越来越亮。
  
  不一样了,终于出现不一样的事情了!
  
  大唐儿郎们的死亡时间,已经三天多了。
  
  可张十八,却是刚死不久。
  
  为什么张十八当时没有死?
  
  他没死,为什么没有向李二或者是大唐重臣禀报使臣是假的事情?
  
  他既然暗中盯着使臣团队,不可能不知道这些。
  
  而且,假使臣伪装身份已经三天了,这三天时间里,张十八在什么地方?
  
  为什么不露面?
  
  而又为什么,今晚会被杀?
  
  这其中,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?
  
  出现了新的变数,但也同时,出现了更让人不解的疑问了。
  
  秦祖来只觉得眼前就仿佛是一个充满乌云的漩涡一般,真相深不可测!
  
  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忽然说道:“张十八死的时候,有没有什么异常?或者说,家里或者身上带了些什么不同的东西?”
  
  卢十三想了想,然后伸出手,说道:“要说不同的东西,我不知道这个是不是。”
  
  “稻米?”
  
  秦祖来看着卢十三手中的稻米,问道:“这是?”
  
  卢十三说道:“张十八死时握在手心里的,我也不知道这东西有没有用,但他死都要保护的那么紧,我想也许对他来说,是什么重要的东西。”
  
  秦祖来接过这把稻米,陷入了深思。
  
  一把稻米,这又是能代表什么呢??
  
  张十八死了都要保护好的东西,肯定对张十八而言很重要。
  
  那么,稻米,这究竟是什么意思?
  
  就在秦祖来还在继续深思的时候,忽然间房门再次被敲响了。
  
  卢十三握住刀柄,走到门前,问道:“谁?”
  
  “审法官大人,我是京兆尹的衙役,发生案子了,韩大人请审法官大人您过去。”
  
  “又有案子了?”
  
  秦祖来眼眸猛的闪过一道精光。
  
 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,直接打开门,轻声问道:“什么案子?”
  
  衙役说道:“一个客栈被屠杀了,所有人,一个没剩。”
  
  “什么时候的事?”
  
  “今夜。”
  
  秦祖来确定了。
  
  两起今夜发生的案子了。
  
  一个是影卫,一个屠了整个客栈。
  
  这事可不算小了。
  
  就如同他之前对韩敏所说,必有大事发生。
  
  而这些事情的发生只表明一件事,第三方,入局了!
  
  他想了想,让衙役等自己一下,然后他看向卢十三,说道:“卢十三,你帮我秦某人去做件事。”
  
  “大人请吩咐。”
  
  秦祖来在卢十三耳旁低声说了些什么。
  
  卢十三旋即直接点头,道:“大人放心,我正好受伤了,绝对能骗过所有人。”
  
  “去吧。”
  
  “是!”
  
  卢十三快速离开。
  
  秦祖来这才换好衣服,但是并没有立刻随韩敏的人前往案件地点。
  
  “咯吱”一声,他轻轻的推开了木门。
  
  里头,出乎秦祖来意料之外,媳妇长乐已经是半躺着起来,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正俏皮的注视着他。
  
  “醒了?”
  
  秦祖来轻笑一声,来到床边坐下为媳妇整理肩膀上掉落的秀发。
  
  长乐睡觉,经常会脱落一抹头发,秦祖来早就熟记于心。
  
  “嗯,醒了,祖来,你来干嘛呀!”长乐眨巴着眼睛道。
  
  “没什么,本来是想给你盖好被子在出门,反正附近有王阳他们,我也放心你的安全。”
  
  “但是既然醒了,那你就和我一起去一趟吧,正巧给你个蠢丫头见识见识什么叫做聪明人的案子。”
  
  秦祖来有条不紊的给媳妇拿开落发,叹口气再道:“他们声音还是太大了,不然你倒可以睡个安稳觉。”
  
  “祖来,没什么啦!走啦走啦,等我换身衣裳。”长乐笑着摇了摇头。
  
  而后,等长乐换完了得体的衣裳。
  
  秦祖来和长乐,他们夫妇二人,开始随衙役向案发的客栈走去。
  
  走在路上,忽然有一阵焦急的马蹄声传来。
  
  然后便见数百披甲之人,直接策马离去。
  
  秦祖来握紧了几分媳妇长乐的小手,疑惑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  
  衙役说道:“好像是党项运送粮饷的队伍被偷袭了,十几万石粮饷丢失,数百运粮的人,死伤过半,陛下震怒,定要那贼人好看呢。”
  
  “粮饷被劫?”
  
  秦祖来忽然间,脑海里似乎一道闪电猛然霹雳落下。
  
  他正在前行的动作,忽然一顿,惹得身后长乐都大惊所以。
  
  然后,他忽然说道:“我明白了!”
  
  “原来,这才是他们真正的目的,原来如此。”
  
  明白了?明白啥啊??
  
  长乐和衙役一脸蒙圈,见秦祖来不说,只好就此作罢。
  
  长乐是因为出门在外要夫唱妇随不问,衙役则是身份问题。
  
  二人都不问,秦祖来也没打算说。
  
  很快,一行人再次前行。
  
  当秦祖来等人到达客栈时,韩敏等人已经在这里了。
  
  韩敏一看到秦祖来到来,差点都是要哭了。
  
  他可怜巴巴的看向秦祖来,说道:“秦县令啊,我的天,下官……下官真的不想做这个破官了。”
  
  “吐谷浑使臣的案子还没苗头呢,这一下子就又来了一个二十五条命案,下官刚睡着,就被拖了出来,再这样下去,下官觉得要么熬死,要么吓死,最不济也要秃顶了。”
  
  “可恶啊,以前怎么没那么多破事,最近简直绝了,一件接着一件,实在是让人害怕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